[原创4]697小说源码 > 奇幻·玄幻 > 血战旗 > 第一章 一生的遗憾
听书 - 血战旗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一章 一生的遗憾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    第一章 一生的遗憾()

    曾一阳,能够记住他的或许只有他的胖,坐公交往往会被卖票员缠着买一张乘客票,外加一张行李票,显然一个座位只能满足他一半的需求。

    除非他是站着,才能免于那些势力的卖票员的纠缠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为了身心的健康发展,一咬牙,一跺脚,花了三万,买了辆旧车。让他无比郁闷的是,就在他买车不久,公交公司改制,福利上涨,连车票也显得有诚意很多,无人售票,每张两元。

    不善于交际,或许是对从来不交际的他来说,他被公交公司愚弄了。整整有三个月,他都窝在电脑前,骂公交公司无耻,骂区别对待特殊人群,从领导骂道小职员,在从小职员的适龄女性亲戚骂到领导的适龄女性亲戚。

    但就此之后,成为有车一族的曾一阳,再也没有挤过公交。

    二手的日本小车实在不靠谱,挤在一点二排量的小车里,即便是大冬天,也能出一身的臭汗。因为他热,热的一点道理都没有,南方的冬天虽然不算太冷,不过零度的低温还是会出现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天气,他还会反常的睡竹席,盖一条被子,没有道理的出汗。

    宅男的通病,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的孤僻,而是说他们都多么的懒。能不消耗卡路里就不消耗卡路里,这种行为都点像爱美的女性对待食物一样挑剔,如果市场上出现一款零热量的甜食,立马就能卖疯了。

    曾一阳的这种懒是从骨子里往外冒的,出生富裕的他,还没有为有没有工作而担忧过自己的生计。当然他也去面试过,除了让面试官在酒吧泡美女的时候,多一个不算太冷的笑话之外,别无所获。总不能让公司为了招他这么一个小职员,而加固椅子的受力强度,加宽办公桌的办公区域吧!

    他目前的生活来说,是很多朝九晚五的小白领羡慕不已的,首先早上睡到自然醒,一般每天,早晨的闹钟指针指在一点,用北京时间来解释,就是下午十三点,才会姗姗来迟的响起。其实他睡得并不多,从早上三四点睡,每天也就睡个**个小时。

    家有住房,新建公寓房,而且没有贷款,直接一次性付清。银行有存款,上周他还查过,银行里还有将近80万的现金,平时没事的时候炒炒股,股市中还有不少,但这部分资金一直在变动,主要是被套牢了,算不清楚。每月还有一笔足以让人羡慕的救济金拿,忘了介绍,他已经不能算是完完全全的中国人了,当然其中的原因很离奇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有车了,可以说他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,但一出生就获得了成功,他有个好爹。

    其实,曾一阳还有一个可以自豪一下的身份,他是‘海龟’,曾经游学北美洲的那个枫叶之国,学成归来。当然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不能一探究竟,其中美丽的包装下,总有这些那些不如意和瑕疵。

    说起曾一阳的出国经历,简直是噩梦,出国前也没有想过,家里人给安排无非是一个钱字而已。当年,才高中毕业,十九岁的他可是怀揣着可以投资移民的钱,出国留学的,这份牛叉在留学生中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初到异地,他傻了,傻的不能再傻。原来一个国家不但有方言,而且还有两门语言,英语和法语,混合着用,这个城市用英语,换个城市说不定就是法语了。很自然,他在纠结上英语的语言学校好,还是上法语的语言学校好之间,白白花了一年时间。这一年时间,花钱雇上一个导游,他可是游遍了该国的风景名胜,可以说那个时候的曾一阳,是一个活泼好动,对未来充满的希望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气盛的他,两者很难取舍,于是都学了。学到最后,签证要过期,只好在当地办公司,转而投资移民,才让他不至于连个语言都没过,就被赶回国的厄运。好不容易,花了四年时间,把两门语言掌握了,一回头,他发现自己已经二十四岁了,要是上个本科,他等到毕业他都要奔三了。反正他老爸也不认识外语,混个毕业证书就行。选了个只要花一年半就可以毕业的职业技能学校,很长时间,他都在为自己的英明决定而沾沾自喜,学校的课程实在是太简单了,即便他想挂课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毕业后,他义无反顾的回国了,毕竟手头的钱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曾父拿到曾一阳的那张花花绿绿的毕业证书,老人激动的哭了,多少年啊!一直都是在地里刨食的苦哈哈,终于出了个留洋归来的‘高级知识分子’。

    大摆筵席,不管是认识的不认识的,只要来的就给加座,整整三天,吃了个天昏地暗,连他们家附近的狗,那三天都吃上了鱼翅。

    曾父有着一个不太好的习惯,当然这是对于曾一阳来说。对曾父来说,这是长脸的事,就是不管是认识不认识的,来到他家,都会为他们家浓郁的证件气氛给带进去,从煤气证、驾驶证、独生子女证、计划生育证、节育证……直到最后,客人要求,曾父才会假装被对方的热情打动,拿出镶嵌在相框里的毕业证,让客人最后在一声声的赞叹中满意而归。

    当然,来他们家的无非是有求于曾父的亲友,好话说不够,直夸得曾一阳是天上少有,地上唯一的绝世聪明人。每当这时,曾一阳都会显出些许的不满,很正经的告诉他老爹,这样做很不好,会让很多人认为曾家爱显摆,没有内涵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惜,曾父对曾一阳的反对嗤之以鼻,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曾一阳遇到了一个灾星,一个他命中唯一的灾星,彻底改变了他无忧无虑的少爷生活。

    已经是二十七岁的曾一阳,没有理由不为曾家的传宗接代付出应尽的义务,相亲,成了他们家为他考虑的唯一大事。虽然一般的相亲,都是在外面定好位置,由介绍人带着,或者干脆留个电话号码,让男女双方见个面,互相了解,感觉好的继续交往下去。

    曾家毕竟是富贵之家,有点特权也不过分,曾父曾母也会对女方的外表,生辰八字等一系列能够预测曾家未来家运的因素有所了解,所以由介绍人带着女方来他们家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曾家迎来了一个长相婉约,有着异国情调(满嘴跑着,曾父听不懂的外语)的年轻女孩。即便曾父面对女孩对他这个华语人士,不讲中国话有些反感,不过为了曾一阳的未来还是忍了,他固执的认为,他的儿子,必须是和那种有着异国情调的女孩结合,才能显出曾一阳的不凡来。也许是一时兴起,为了震住眼前这个连国门都没有出过的,不懂事的女人,曾一阳的毕业证书就成了曾父唯一的法宝。

    可惜,终年打猎,也有被大雁啄了眼睛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,当然是为了曾家的钱而来,但也不能说是不学无术。外国语大学毕业,掌握两门外语本那是基本,而曾一阳证书上的法语文字,正是她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“oh,mygod。曾伯父,你不会是拿错了吧!这不过是一张职业技术学校的毕业证书,和国内的技校差不多?”眼中满是笑意的她还以为奸计得逞,只不过是个中等学历的西贝货,只要她小手腕动两下,轻松拿下那是必然的。将来曾家的产业还不需要她这个才女来打点。

    曾父显然是愣了愣,技校?不可能吧!不过脸色不善是真的,女孩架不住气势强劲的曾父。

    心虚的给曾父解释道:“这个学校是专门培养伐木工人的学校,还标注了技能等级是高级,可说是熟练工人应该掌握的技术都掌握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回曾父可就听懂了,脸腾的一下子黑了下来。抓起面前的茶杯,就向曾一阳的方向砸去,早就心里准备的曾一阳有惊无险的躲过了曾父的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彻底激怒了曾父的火气,曾家立马就是一副鸡飞蛋打的热闹场面。女人尖叫而逃,这时候显然没有人再去搭理这个引起曾家长达五年战争的祸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八百多万,你就给我学了个技校回国?”曾父气急败坏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大专,没看见是高等技能学校,在国内是学院?”曾一阳狡辩着,可惜无用。

    “混蛋,打死你个败家玩意。老子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打死了我,曾家就绝后了,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?”

    “八百万,你知道可以买多少证书吗?至少一麻袋,老子买个mba才花了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是假的,被人骗了都不知道,还整天挂在嘴边,你好意思吗?火车站才卖三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,曾一阳不敌曾父的强势,在一把菜刀从他头顶飞过,他才猛然清醒到,再傻乎乎地呆在家里,自己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搬出家里的别墅,母亲总是埋怨曾父的狠心,都说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,于是给儿子送钱就成了母亲今后唯一能做的大事,顺便看看儿子。

    每当想到这一幕,曾一阳一波三折的脸部脂肪,都会抖上那么几秒,心里恨透了那个还不知名字的拜金女。

    以为全世界都知道了他的丑事,曾一阳变得不喜欢在白天出门,晚上除了家里没有吃的,才不得不出门。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五年,五年中,他的体重增加了两倍,皮肤白了两个色调,成为一个只有在网上才能够找回自我和信心的宅男。

    感觉到腹中饥饿难耐,在家里冰箱中找寻了一阵,只发现一支在夏天没有被消灭的‘绿色心情’。盯着包裹着白色冰霜的雪糕,曾一阳的心情怎么也绿色不起来。已经是半夜,外卖就别指望了,只好发动汽车,一步一颠的往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驶去。

    路上一辆车也没有,路况好的出奇,曾一阳也一度想在城市的夜晚嚎叫着飙车一阵,以找回逝去的似水年华。无奈中,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咔咔作响,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突然,眼前一道刺眼的光线,照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除了一道声嘶力竭的刹车声,和轰然的撞击声,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。只是潜意识里,他发现自己在飞,飞翔在自由的国度里,有清风拂面,有鸟儿莺啼,就是没有他期待了很久的康师傅牛肉面……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